关于交大
  媒体交大    
 
学校概况  
现任领导  
办事流程  
学院设置  
党群部门  
行政部门  
附属机构  
科研院所  
交大校历  
校园地图  
校园风光  
 
 
[中青网]我参与 我奉献 我快乐
作者: 来源: 中青网  添加时间: 2008-09-12 浏览次数: 14
 
              ——访华东交通大学两名北京奥运志愿者
  北京奥运会的成功举办不仅标志着一个体育强国的崛起,还向世界展示了一个自信开放的大国形象。北京奥运志愿者就如信鸽,把在中国升华的志愿精神在全国人民面前展示,然后通过各国运动员直接传递世界。他们的身影、微笑展示了来自东方文明古国志愿者的风采,显示了中国对世界人民的友爱和盛情。华东交通大学外语学院的教师邹健和国防生占昕与其他78名江西志愿者很荣幸成为其中的一分子,直接参与北京奥运会。

                 验证工作 亦苦亦甜

  邹健老师于2006年6月报名志愿者活动,2007年12月进入团省委的面试,经过了语言、奥运知识和文化礼仪等方面的两轮面试后成功入选。2008年7月28日至30日,她与其他79名江西志愿者一起接受了团队建设、安全知识等方面培训,还与参加“好运北京”测试赛的骨干志愿者分享了经验。8月1日,他们抵达北京,第二天开始了场馆培训,4日和5日两天进行了工作安排和演练,以及熟悉场馆布局和岗位布置。

  作为外院的一名教师,当初面试时邹健老师凭借语言优势比别人略显一筹,但事实上在击剑馆的工作并不能发挥她的专业特长。不过,作为是一名普通的后院验证员,邹健老师仍然觉得无比的自豪和光荣。后院验证工作主要是检查来往人员对某个区域准入的权限,守着一个电梯或一个门口,一站就是一个半小时,工作其实很枯燥、单调。为了保证裁判、国际技术人员能顺利准时的到达工作地点,他们不能让其他人员搭乘这部专用电梯。邹健老师说,实际上,很多人对电梯空在那里却不让搭乘表示难以理解;还有些人对于验证板上的要求也不是很明白,需要花很长时间解释;同时还有的人刚从电梯下来出了门口,在门边转了一圈就不能再进入了,这也让他们非常郁闷(因为技术官员入口对于其他人员来讲就是单行道,只能出不能进)。每次邹健老师都耐心地向他们解释,大部分能表示理解,这种真心服务换来的合作,使她很有成就感。

  虽然不在场馆志愿服务,看不了比赛,站在电视镜头拍不到的地方;但有机会为奥运做点实实在在的事,仍使邹健老师欣喜不断,尤其当工作被肯定时。有一次,邹健老师用非常流利的英语给一个外籍工作人员指了路,外籍工作人员以“perfect,thanks” 回之,邹键老师很高兴,因为能够准确的为他人提供帮助是志愿者最大的快乐。在熟悉了岗位和工作以后,好奇和紧张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聊和枯燥。邹健每天最期待的是赛前和赛后,那时候有大批的技术官员进来或离开,有各国击剑运动员拖着剑箱来来去去。最难熬的是比赛进行时,各个入口都没什么人经过,只能无聊的打发时光。但同伴之间互相交流一个鼓励的眼神,交换一个会心的微笑,也会让时间加速。在仲满夺冠时,虽然没能身临现场,感受精彩,但邹健老师和她的伙伴们也同样在为他加油,她们从旁边餐厅里传来的欢呼声判断仲满是否得分,也为之兴奋激动。那一刻,她们也听证了中国佩剑的扬眉吐气,听证了1984年以来男子击剑的奥运首金。
  
  最值得一提的是,每天验证组服务优秀者或及时拦截了闯关者都将被评选为“验证之星”。邹健老师有幸荣获“验证之星”称号,被奖励观看其他场馆比赛。 当击剑项目结束的那晚,一向很严肃不苟言笑的加拿大女裁判竟然主动向江西志愿者微笑道别,还说“it's a very good competition,thank you!”听了之后,邹健老师她们的自豪感油然而生。她说“每当听到、看到大家对奥运志愿者的称赞,我们为自己是其中一分子感到无比骄傲,每每穿着制服走在路上,总有人会向我们问路或请求帮助,被他人信任和需要,能为他人提供帮助真是一种美好的感觉。”

              上善若水 志愿无声
  
  初见占昕,笔者印象最深的是她那爽朗、大方的微笑。占昕对志愿者有自己独特的见解,她说“志愿者如水,很普通,随处可见,甚至几乎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但是它又是生活、甚至生命中不可或缺的。”
  
  记得看过这样一部公益广告,里面有这样的语句:“其实文明离我们很近,有时它是一张纸的厚度、有时它是几厘米的宽度……”同样,志愿者也在我们每天的生活中。有人在搀扶老奶奶过马路、有人在拥挤的候车室为旅客提供免费的开水、有人为困境中的人们送去一个温馨的微笑。
  
  击剑馆的志愿服务主要集中在前院和后院。前院是观众所能到达的区域,工作分为三块:检票、引导、服务坐席;后院是比赛工作部署区,只有工作人员和一些媒体人员可以到达,但必须凭证进入,证件分红证、蓝证、白证三种,其中白证权限最小,主要工作是验证来往人员是否有某个区域准入的权限。占昕主要是在前、后院交界处工作,具体是识别来往人员的证件、判断其是否有通过的权限,同时对不能通过的人员进行劝阻并做出正确的指引。在交界处,验证的对象形形色色,有后院工作人员、保洁员、安保和观众等其他来往的人员。
  
  占昕说,后院验证并不像前院的观众服务那么忙碌。检票口的志愿者在观众大规模进场的时候必须准确快速的为观众检票,让观众迅速进入场馆。引导志愿者和坐席志愿者则需要较好的交流能力和应变能力,面对说着不同语种的外国友人,如何帮助他们就成为引导志愿者的主要工作。
  
  相对而言,后院的验证工作就相对单调,工作范围也不大。有时一岗站一、两个小时,见不着一个人;有时又忽然来一大批人,快速流动的人群和色彩斑斓的证件像快镜头一样,挑战着验证志愿者的辨别能力。占昕笑着说,她们这些验证人员被称之为“火眼金睛”,她还记得第一天在红证区上岗时,验证点忽然来了一批推着移动冰柜的可口可乐工作人员。她迅速注意到有一位工作人员只有白证,仔细确认后她毫不犹豫地上前请那位工作人员出示他的红证。最后在没有惊动助理主管的情况下,她妥善地处理了这件事。当占昕转身站回岗位的时候,忽然发现经理就站在她的身后赞许地看着她。
  
  站在验证点上,经常很长时间见不到一个人。这个时候占昕就告诉自己该“下岗”了。选择 “下岗”并不是因为对工作已经丧失热情,而是没有人闯验证点已说明大家已经都能有序自觉的遵守场馆秩序,不再需要验证员了。
  
  验证员的工作单调、重复、简单,但却需要志愿者极大的热情和耐力。在这个过程中,忙碌时她们学会了如何有条不紊,有礼貌又不失原则的处理应急问题;冷清时她们学会了如何享受孤独,磨炼自己的意志。无论在什么岗位,作为志愿者,她们都在用自己的微笑去影响他人、感染他人,以最饱满的热情、最灿烂的微笑、最周到的服务为奥运会作出应有的贡献。
  
  老子曾经说过:“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志愿者就像水一样,待在很不显眼的位置,做一些平凡的事情。正是因为这样,他们心态像水一样平静深沉,做事如水一般细致耐心。他们做得一切,就仿如春雨,润物无声。

                (中青网2008年9月3日)
 
责任编辑: admin     
 
 
 
媒体交大  
[中青网]我参与 我奉献 我快乐
作者: 来源: 中青网  添加时间: 2008-09-12 浏览次数: 14
 
              ——访华东交通大学两名北京奥运志愿者
  北京奥运会的成功举办不仅标志着一个体育强国的崛起,还向世界展示了一个自信开放的大国形象。北京奥运志愿者就如信鸽,把在中国升华的志愿精神在全国人民面前展示,然后通过各国运动员直接传递世界。他们的身影、微笑展示了来自东方文明古国志愿者的风采,显示了中国对世界人民的友爱和盛情。华东交通大学外语学院的教师邹健和国防生占昕与其他78名江西志愿者很荣幸成为其中的一分子,直接参与北京奥运会。

                 验证工作 亦苦亦甜

  邹健老师于2006年6月报名志愿者活动,2007年12月进入团省委的面试,经过了语言、奥运知识和文化礼仪等方面的两轮面试后成功入选。2008年7月28日至30日,她与其他79名江西志愿者一起接受了团队建设、安全知识等方面培训,还与参加“好运北京”测试赛的骨干志愿者分享了经验。8月1日,他们抵达北京,第二天开始了场馆培训,4日和5日两天进行了工作安排和演练,以及熟悉场馆布局和岗位布置。

  作为外院的一名教师,当初面试时邹健老师凭借语言优势比别人略显一筹,但事实上在击剑馆的工作并不能发挥她的专业特长。不过,作为是一名普通的后院验证员,邹健老师仍然觉得无比的自豪和光荣。后院验证工作主要是检查来往人员对某个区域准入的权限,守着一个电梯或一个门口,一站就是一个半小时,工作其实很枯燥、单调。为了保证裁判、国际技术人员能顺利准时的到达工作地点,他们不能让其他人员搭乘这部专用电梯。邹健老师说,实际上,很多人对电梯空在那里却不让搭乘表示难以理解;还有些人对于验证板上的要求也不是很明白,需要花很长时间解释;同时还有的人刚从电梯下来出了门口,在门边转了一圈就不能再进入了,这也让他们非常郁闷(因为技术官员入口对于其他人员来讲就是单行道,只能出不能进)。每次邹健老师都耐心地向他们解释,大部分能表示理解,这种真心服务换来的合作,使她很有成就感。

  虽然不在场馆志愿服务,看不了比赛,站在电视镜头拍不到的地方;但有机会为奥运做点实实在在的事,仍使邹健老师欣喜不断,尤其当工作被肯定时。有一次,邹健老师用非常流利的英语给一个外籍工作人员指了路,外籍工作人员以“perfect,thanks” 回之,邹键老师很高兴,因为能够准确的为他人提供帮助是志愿者最大的快乐。在熟悉了岗位和工作以后,好奇和紧张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聊和枯燥。邹健每天最期待的是赛前和赛后,那时候有大批的技术官员进来或离开,有各国击剑运动员拖着剑箱来来去去。最难熬的是比赛进行时,各个入口都没什么人经过,只能无聊的打发时光。但同伴之间互相交流一个鼓励的眼神,交换一个会心的微笑,也会让时间加速。在仲满夺冠时,虽然没能身临现场,感受精彩,但邹健老师和她的伙伴们也同样在为他加油,她们从旁边餐厅里传来的欢呼声判断仲满是否得分,也为之兴奋激动。那一刻,她们也听证了中国佩剑的扬眉吐气,听证了1984年以来男子击剑的奥运首金。
  
  最值得一提的是,每天验证组服务优秀者或及时拦截了闯关者都将被评选为“验证之星”。邹健老师有幸荣获“验证之星”称号,被奖励观看其他场馆比赛。 当击剑项目结束的那晚,一向很严肃不苟言笑的加拿大女裁判竟然主动向江西志愿者微笑道别,还说“it's a very good competition,thank you!”听了之后,邹健老师她们的自豪感油然而生。她说“每当听到、看到大家对奥运志愿者的称赞,我们为自己是其中一分子感到无比骄傲,每每穿着制服走在路上,总有人会向我们问路或请求帮助,被他人信任和需要,能为他人提供帮助真是一种美好的感觉。”

              上善若水 志愿无声
  
  初见占昕,笔者印象最深的是她那爽朗、大方的微笑。占昕对志愿者有自己独特的见解,她说“志愿者如水,很普通,随处可见,甚至几乎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但是它又是生活、甚至生命中不可或缺的。”
  
  记得看过这样一部公益广告,里面有这样的语句:“其实文明离我们很近,有时它是一张纸的厚度、有时它是几厘米的宽度……”同样,志愿者也在我们每天的生活中。有人在搀扶老奶奶过马路、有人在拥挤的候车室为旅客提供免费的开水、有人为困境中的人们送去一个温馨的微笑。
  
  击剑馆的志愿服务主要集中在前院和后院。前院是观众所能到达的区域,工作分为三块:检票、引导、服务坐席;后院是比赛工作部署区,只有工作人员和一些媒体人员可以到达,但必须凭证进入,证件分红证、蓝证、白证三种,其中白证权限最小,主要工作是验证来往人员是否有某个区域准入的权限。占昕主要是在前、后院交界处工作,具体是识别来往人员的证件、判断其是否有通过的权限,同时对不能通过的人员进行劝阻并做出正确的指引。在交界处,验证的对象形形色色,有后院工作人员、保洁员、安保和观众等其他来往的人员。
  
  占昕说,后院验证并不像前院的观众服务那么忙碌。检票口的志愿者在观众大规模进场的时候必须准确快速的为观众检票,让观众迅速进入场馆。引导志愿者和坐席志愿者则需要较好的交流能力和应变能力,面对说着不同语种的外国友人,如何帮助他们就成为引导志愿者的主要工作。
  
  相对而言,后院的验证工作就相对单调,工作范围也不大。有时一岗站一、两个小时,见不着一个人;有时又忽然来一大批人,快速流动的人群和色彩斑斓的证件像快镜头一样,挑战着验证志愿者的辨别能力。占昕笑着说,她们这些验证人员被称之为“火眼金睛”,她还记得第一天在红证区上岗时,验证点忽然来了一批推着移动冰柜的可口可乐工作人员。她迅速注意到有一位工作人员只有白证,仔细确认后她毫不犹豫地上前请那位工作人员出示他的红证。最后在没有惊动助理主管的情况下,她妥善地处理了这件事。当占昕转身站回岗位的时候,忽然发现经理就站在她的身后赞许地看着她。
  
  站在验证点上,经常很长时间见不到一个人。这个时候占昕就告诉自己该“下岗”了。选择 “下岗”并不是因为对工作已经丧失热情,而是没有人闯验证点已说明大家已经都能有序自觉的遵守场馆秩序,不再需要验证员了。
  
  验证员的工作单调、重复、简单,但却需要志愿者极大的热情和耐力。在这个过程中,忙碌时她们学会了如何有条不紊,有礼貌又不失原则的处理应急问题;冷清时她们学会了如何享受孤独,磨炼自己的意志。无论在什么岗位,作为志愿者,她们都在用自己的微笑去影响他人、感染他人,以最饱满的热情、最灿烂的微笑、最周到的服务为奥运会作出应有的贡献。
  
  老子曾经说过:“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志愿者就像水一样,待在很不显眼的位置,做一些平凡的事情。正是因为这样,他们心态像水一样平静深沉,做事如水一般细致耐心。他们做得一切,就仿如春雨,润物无声。

                (中青网2008年9月3日)
 
责任编辑: admin